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员风采 > 学员心声 >

【最新动态】返回

太极漫谈(七)-功
太极漫谈(七)-功
从造字法来说,“功”是个会意字,意思是以“工”来使用力,而“工”在造字的古代和“巨(矩)”是同一个字,是指工匠用以画直角或者取方取平的曲尺。

要是做语文老师,我就做一堆木匠持锯子、斧、刨和曲尺干活的“屁屁替”,曲尺置于近景,使用频次超高,配上“坎坎伐檀兮……”的音效,教这个“工”字,让学童小儿看一棵树到积木的华丽转身,这样,就生动形象神奇了……

可现实里的语文老师大多是这么讲的:“工”的意思是:一、工人和工人阶级;二、工作、生产劳动;三、工程……

此时,讲台下鸦雀无声,语文老师竟让“屁屁刺”的学童小子坐住了——因为他们睡着了……

太虚空太枯燥了,好像在说:一个瞌睡虫……两个瞌睡虫……三个瞌睡虫……放这么多瞌睡虫孩子能不睡吗?

太急功近利了,根本不是解释,只是在“举栗子”说用法,培养出来的都是“劳力士”。似乎“只有不好的老师没有不好的学生”是真理,可老师也冤:教纲就要求这么教的啊,考试就这么考啊……

一代一代这么教学,现在大咖云集大家鲜有……

不成大家,这样学点东西或者冥想是不是也很有意思?比刷屏感觉不差吧?

是不是东拉西扯一路向西了?

那就回来说“功”。“力”本无形,却以“工”来用,老祖宗造字的时候就会“功”了,这不是科学吗?



太极拳更是“功”的典范了。太极之“功”,在虚灵顶劲、立身中正、起势定势、上不遮目下要护裆,衔接有序,有线守界,皆有要领,是为端严;太极之“功”,也在走圆画弧,形随意动,重心倒换,阴阳互转,连绵流畅,则为圆活……

和任何功一样,太极拳练功不是使很大力,也不是练很长时间,而是学习以“工”用“力”,以要领规范为“工”来用“力”,从而实现追求的目的效果。

因此,一向平和的陈庆源老师偶尔会强调:“一定要学对了,尤其是刚开始学的时候!不然,学错了,以后练的都是错的!”师心苦口,听着就知道为什么陈老师拳打得那么工整端严了。

也有一近六旬拳友穷追“向左转身135º”不舍,究详究尽,追态可掬,让人忍俊不禁之余叹其精神,这也是一颗“功”心。

所以,东拉西扯只为追根溯源,然后道理就凿凿浅浅刻石流泉:功,就是要学对、练对,以“工”用“力”。

注1:“屁屁刺”是屁股下有刺的简称,是导致小孩坐不住的主要客观原因。

注2:“劳力士”一词在别的篇目有解……

问:是不是有很多小伙伴认为“功”是形声字?


作者:陈庆源太极拳馆2018届奥森南门-唐祖山先生
2018.9.3

 

<!--百度商桥-->